<丹白丹>隐秘

"微修重发.(换号.)
"短打.无差.

  你找到不再痛苦的秘密了吗?
  白龙从梦中惊醒,化作猫身不过几日光景,那猫的记忆就断断续续地占据了脑海。说到底,畜生和人又有什么不同呢?大多都是期盼着什么,却又求不得。又或许求得了,却不自知,只因期盼地从来就是求不得的东西。  
  他方才梦见了月色里的长安城,猫儿的世界里似真似假,他几乎嗅到了那屋脊上雨后的木头味,恍惚间触碰到抚摸上脊背的温柔指尖。
  白龙心底全都是那日的雍容,那一身华衣的人和那挥之不去的浅浅笑意,而午夜梦回他多半只能想起一抹蓝天,和两只鹤。
  他把这些也都化作对那女子的思念。只怕了那句。
  “少了一个,你们就不是白鹤少年了。”
  丹龙……
  在怨什么呢?明明是怨不起的。他恨这世道,却恨不起那个少年,那几乎是自己另一半生命的白色。他怨这骗局,却忘不了翩翩鹤羽。
  “你还有谁?”
  白龙舔了舔爪子,妖气和猫的印记在他身上越来越重,惹得他终生出庄周梦蝶的错觉,就连贵妃的苦痛都像是猫儿独一个的记忆,他就成了那猫。
  只有回忆起丹龙离开时的样子,才觉得这世上有那么个人叫白龙。一个便宜爹的赌注,堵给了当时未参破的半生苦恨。
  那么你还有谁呢……
  呵。丹龙,你还有谁呢?
  白龙眯起眼,心底莫名升起报仇的快意,复又痛苦难耐。
  他们在互相折磨。
  丹龙转身只一瞬间的事,他却记得清清楚楚。那人早就走了,却又好像还在,每日都要再走过一遍。白龙求什么呢?不能两全的东西只挖的人心空荡,遍布苦涩。他想求白鹤少年,相求那一抹大唐艳色。怕不是一语成谶罢。
  白龙掌心湿漉漉地。哈哈哈哈哈哈!这猫还留上泪了!哈哈哈哈哈哈哈!凄厉的猫叫响彻山洞,已是猫身的少年郎念着旧人,哭也笑也。求不得,得不到,死难全,生无妄。
  罢了,就忘了吧。
  
  忘了,才能舍了一世凡胎,做它个邪魔妖物,再无念想。
  
  你晓得嘛?长安城里冒出来只猫,只吃眼珠子。
  干了见不得人的事,自然也别再瞧见这世间的美了。
  午夜梦回,幽深的猫瞳盈满了无人可解的泪。
  “我一直都在。”
  我知道。白龙低低地叹着。我知道她走了。我也知道你在,在那天上望着。血红的命理里独一遭的光,妖物恶毒的心里唯一存着的人性。将死的灵魂恍若回到了少年时代,他恍惚间记起两人彻底分道扬镳那一夜里,那彻骨的痛。终究是忘不了啊。
  他,或者说它,有些看不清了。
  白龙无力地喘息着。命尽了吧,他终于再次分清他白龙和那猫的区别了。
  猫的眼瞳渐渐涣散,他却瞧见了那白鹤,飞得高高的。渐渐地,白龙的视线也模糊起来。说到底,他竟也干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了,看不见也是对了。
  “白龙?白龙!”恍惚间他看见了一抹白色,生命里另一半的白色。
  真……好看。
  白龙看像丹龙的眼睛,他以为自己会怕。可望进去的时候,丹龙的眼睛清亮亮的,就像初见时的模样。丹龙没有白龙波折的儿时,初见时,丹龙的眼就是澄澈明亮的。可谁也不知,丹龙自己也不愿相信那帮凶竟是他。
  那就回家吧。
  两个人在心底同时念着。
  死亡或许就是新的开始。
  他们生来就是彼此的一半吧。丹龙的悔意与难处,白龙一并包揽,杀了个血腥混魔。白龙的无奈与苦痛,丹龙欣然共饮,可念不可及。白鹤少年,至死不休。他们彼此帮对方过完了另一种可能。如此,便是圆满。
  求不得,得不到,死难全,生无妄。
  或许,人期盼地也并不全是求不得的苦果。
  那么,你找到不再痛苦的秘密了吗?
  找到了。在少年的心里。在无法诉说的岁月长河里,是白鹤最初的模样。
  是那一声未能出口的“再会”和“对不起”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
评论
热度(43)
© 瑜💫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