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雷祖>远山 校园pa/轻微双向暗恋/初恋系

①2500+(糖)校园pa
②雷德先喜欢上的。祖玛先发现雷德心意。
③有点矫情。不咋好吃。致歉。ooc
④渣新文手求评论
雷德生快!假装赶上。
  1.
  十七岁的雷德喜欢十七岁的蒙特祖玛。
  他不知自己的心意究竟从何时开始,或许缘因她太像命中注定。
  有些许叛逆的少年,决心在最后一年的春日里坦诚一切。而某些恋爱故事,不是谁安排必须发生,只是恰巧逃不过而已。
  雷德揉着眼眶,黑板上的字符越发不清晰。连续熬了三天晚上,昨晚又几乎通宵,饶是夜猫子如他也免不得头昏脑涨。
  勉强支撑着听了大半节课,毕竟高三了可不能划水。迷蒙间后背被戳了戳,他伸手接过了一颗薄荷糖。
  不想也知道是谁传过来的。
  糖...

日常。

从今天起
红心,蓝手,写评论。
疯狂示爱,支持太太。
💓产粮的都是天使!不接受反对

以后要多练习!
向真正的文手前进!🙏

<瑞金>秘密花园

短打重发/微魔幻设定/脑洞/也许会展开写/


<秘密花园。>


超能力金x魔法师格瑞。


金有个小秘密。

与这安逸平和的小镇格格不入的秘密。

这是凹凸大陆的一隅,依山傍水的一个小城。毫不起眼,几乎可以称作最落后的地区。在这片魔力四溢的土地上,魔法能量是最终审判的砝码,而这里,能量场稀薄到另魔法师窒息。偏僻与弱势带来的是封闭保守,镇子上的人秉持着祖辈上古旧的生活方式。

因为魔力缺失,能量场不稳的一些时刻,人们只能躲避,毫无反抗的能力。

支撑整个土地的能量变成了杀人的魔鬼。也因此人们坚信着。

魔法,是恶。...

<原创>一期一会

重发BG文/挺无聊的/题目取自茶道用语/感谢阅读


1.

       我已经在楼道里站了半个小时,无所事事又有些不安,不安的缘故一是面前的屋子说实际的还不算是我家,而我恰好想不起来那把该死的钥匙丢到哪里去了。二是经过再三确认,这里的声控灯没有一盏还在工作。这下子不知道又要被蒋小川怎么嘲讽了,若是叫了开锁大王撬了这门,还能趁机勒索他几个钱,可惜手机没电了。这么胡乱想着,外面的天又暗了几分。

  放倒了脚边的黑皮箱,坐下揉了揉发酸的腿,我真的早就该这么做了,站了太久腿根都麻了。又把蒋小川骂了几遍,舒了口气。不过到底...

<瑞金>喜欢你


  "重发。幼儿园设定。糖。
  "重度ooc
  
  
  “格瑞格瑞。什么叫心灵的窗户呀?”
  格瑞小朋友慢吞吞地嚼着米饭,觉得没滋味极了。刚咽下去一口,闻声抬头看去,只瞧见那双蓝色的眼睛。
  这个人怎么这么多问题啊。格瑞不知道第几次的默默吐槽。唔,嘴角沾了饭粒。格瑞不动声色地盯着金的嘴巴,随口说道:“不知道。”
  随即那人就露出了苦恼的神情。
  金总是会被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困住呢。
  格瑞一边暗中观察一边吃着饭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有时候特别喜欢金的眼睛,不自觉地就看过去,经常就移不开了。
  两个人默默无言,画面温馨至极。
  离远看去,别桌都满满的,只有正中间的一桌只坐了两个...

<齐榎>非日常

  *有点不齐藤的齐藤和很不情报屋的榎田。
  *纯动画党。7-8集的心血来潮。
  *略烂。ooc

  “真是的,都怪榎田先生!”平日里一副正经样的职员先生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,整个人轻飘飘的,语气里漾着一丝不满。
  喝了酒之后就会很不一样了呢。榎田侧过一些躲开男子突然凑近的脸,一边做着无趣的剖析。真是平平常常的设定,是随处可见的那种小人物会有的常态。仔细地甚至是小心地生活,不适应这个诡异都市的步调却又不会格格不入。
  不那么深入污秽,也不那么干净的。边缘人群。
  中规中矩反而是异类。真不愧是博多。
  榎田应付着马场和林的调侃,不耐烦地回避齐藤的追问。七转八回地总算是搪塞过去,把这以他为中心的...

【杂谈】功底是山,圈子为海——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

林朵:

接触同人圈有一段时间了,冷圈热圈也都算见识过,发现一种很普遍现象,有些同人文品质极佳但是应者寥寥,有些同人文水准平平但却追捧者甚众。



当然,这是将不同圈子的文放在一起比较得出的结论。客观的说,若只看单个同人圈,其同人作品的质量与热度大致还是成正比的。但是把不同的同人圈放在一起,圈子热度对同人作品可提供的支持就要远远大于作品质量本身。



举个例子,曾见过某作品衍生同人文在LOFT上热度动辄数百的超级热圈,会有写手只因热度不足百便生气扬言要封笔撤文;也见过某些超级冷圈,苦苦坚守的写手热度不过二三十便已欣喜若狂。——虽...

是我是我没错

亡:

这就是我xxxx
转载随意(*´╰╯`๓)♬

<瑞金>执掌而眠

  糖。ooc.新废.
  年龄操作。格瑞17。金23。
  微修重发。
  1.
  已经决定好了,你和我就是到了五十岁也要同床共眠。*
  若是手与手相握血也会相互联系,一生也不分离。*
  2.
  “等你放假一起去露营啊!”
 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响彻在寝室里,突兀而引人注目,打牌和笑闹声停顿了。主要是那过分欢乐的语气,甚至是可以说能嗅到一丝丝傻气的口吻……众人愣了几秒就心照不宣地窃笑,压低声音继续开玩。
  “咳咳,格瑞的那位“小朋友”来找了。”
  背对众人的格瑞躺在上铺的床上,手指一不小心碰到的语音条还在冒出来。就像是那人站在对面向他招手,不断地冒出来那一串儿一串儿的话。
  明明二十好几了,还像个“小...

<丹白丹>隐秘

"微修重发.(换号.)
"短打.无差.

  你找到不再痛苦的秘密了吗?
  白龙从梦中惊醒,化作猫身不过几日光景,那猫的记忆就断断续续地占据了脑海。说到底,畜生和人又有什么不同呢?大多都是期盼着什么,却又求不得。又或许求得了,却不自知,只因期盼地从来就是求不得的东西。  
  他方才梦见了月色里的长安城,猫儿的世界里似真似假,他几乎嗅到了那屋脊上雨后的木头味,恍惚间触碰到抚摸上脊背的温柔指尖。
  白龙心底全都是那日的雍容,那一身华衣的人和那挥之不去的浅浅笑意,而午夜梦回他多半只能想起一抹蓝天,和两只鹤。
  他把这些也都化作对那女子的思念。只怕了那句。
  “少了一个,你们就不是白...

1 | 2
© 无穷岁月 / Powered by LOFTER